养老金融50人论坛欢迎您的访问!

专家观点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观点 > 专家观点

胡晓义:养老保险体系建设要坚持公平优先的理念

来源:CAFF50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20-12-25  阅读次数:   次

 12月13日,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背景下的养老金融展望暨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成立五周年年会在北京顺利召开。本次会议由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主办,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承办,新浪财经在线同步直播。

 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胡晓义先生的主旨演讲题目为“落实5个定语,健全养老金制度”。他从“覆盖全民”、“统筹城乡”、“公平统一”、“可持续”和“多层次”等五个方面,深入系统地分析了中国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方向。他认为,“覆盖全民”意味着增数量、更求质量;“城乡统筹”意味着“先协调、再求归拢”;“公平统一”意味着“明理念、强化规制”;“可持续”意味着“增收节支、广辟资源”;“多层次”意味着要“夯实基本、接二连三”。他建议,未来要面向全民,启迪养老保障意识,推动养老保险法制化进程。


胡晓义.jpg


 以下为发言实录:


 首先祝贺养老金融50人论坛五周年的华诞!

 以上各位嘉宾对五周年所做的回顾总结我全部赞成,没有任何的补充,我想说我个人的体会,这五年对我自己来讲也是一个学习、提高认识、增加积累、向各位请教的过程,我受益多多,感谢各位!

 结合今天论坛主题我围绕着党十九届五中全会的《建议》,以及去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有关部署,我讲一些看法,给报告起题目是“落实5个定语,健全养老金制度”。

 因为五中全会里边有很多关于社会保障的论述,而其中最集中是第45条,第45条关于完善社会保障体系里用了5个定语,大家都很熟悉我就不重复了。我只是想跟大家分享体会是党最高层文件中描绘一个事务,连续用多个定语的不是那么多,也有很多,但是多达5个就极少了。还有一个可以相媲美是用了6个定语,是在十九大报告里,而它定的事务也是社会保障体系,可见这个事务复杂性、多维性是需要我们不断深化认识的,我围绕五个定语谈一些认识和体会。

 首先第一是覆盖全民,我对覆盖全民社会保障体系,我这里全部是围绕养老保险而言的。覆盖全民社会保障体系就“十四五”或者更长时间,我认为要把过去以数量扩张为主重点转向既要增数量更要求质量的重点,我这里描绘的是过去几年人数增长的情况。

 对于“十四五”而言,我认为要把目标定的更高,“十三五”定的是90%的覆盖率,实际上是超过的,“十四五”既然讲覆盖全民应该把目标设定95%。我大概分析了一下,是要达到104500—105000的覆盖规模,相对“十三五”扩张1亿多人规模而言,“十四五”在数量压力并不是很大,但有两个问题需要关注。

 一是现在没有被覆盖群体是难度相对比较大,流动中不稳定的群体,包括新业态的就业者。二是我们要提高参保质量,因为现在被覆盖将近10亿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中断性、间歇性甚至名义上参保最后找不着人变成死库的状态,这是我们需要在未来状态中需要提高参保质量所要做的努力。

 另外尽可能延长缴费的期限,保持连续性。这是我做的图,整个人口中有13%点几不属于覆盖范围,76%是属于我们覆盖范围,不属于覆盖范围是少年儿童、在校生。围绕这个指标我建议细化一些分析性的指标,不光要看参保规模有多大、增量有多少,而且要看里边连续性参保状态是什么样的、连续性缴费状态是什么样的,这样才能够对症下药提高参保质量。

 第二个定语讲的是城乡统筹,对于城乡统筹学界有一些讨论,我个人认为不着急讲制度规避,职工养老保险跟居民养老保险制度合并,这个可以作为长期构想,中短期内主要还是在制度协调上多下一些功夫。

 我画两个饼,左边是职工养老保险跟居民养老保险参保人数结构的,而右边是把居民养老保险里2000多万人又划到城镇里边来,这是一个城镇的对比,大体看是一半一半。“十四五”期间我想应该能够实现关键性的转折或者标志性的转折,城镇参保人口会超过农村的参保人口,会实现这样一个转折。当然这里需要做一些工作,怎么样顺应城镇化的进程调整参保人员城乡结构、怎么样适当提高居民养老保险强制性,适当淡化福利色彩,一会儿会看到供款结构,增加一些义务性的规定。

 第三个定语是公平统一,这个非常重要。如果大家比较细心可以看到,在党十九大文件里《关于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用了6个定语,6个定语跟这次5个定语4个都是完全一样的,有两个叫做责权清晰、保障适度,这次叫做公平统一,实际上在更高层次上是有所概括,但突出了公平性,这个我觉得是大有深意的,跟我们面对未来的目标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里边要求公平性的指标是密切契合的,而未来可能遇到各种风险里边,其实有一个我认为是非常大内在风险是收入分配不公或者差距进一步拉大,而导致陷入中等收入前景,社会不稳定,这是我们可能面对内在的风险。

 所以大家如果认真学习了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可以看到对公平性、对共同富裕强调摆在了非常突出的位置。习近平总书记在《说明》里特别讲到,随着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我们必须把促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脚踏实地、久久为功,向着这个目标更加积极有为进行努力,两个更加,一个是更加重要位置,一个是更加积极有为,可见中央对未来十五年基本矛盾判断、主要风险判断是何等的鲜明。所以作为社会保险工作者、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更要坚持公平优先的原则。

 过去十几年我们国家经济系数变化一直维持0.46%以上的高位,你看这个图本身并不是很明显,因为我从0.45%做起点,咱要相对公平指标0.3%作为起点,你可以看到非常陡峭的格局,而到2019年仍然高达0.465%。我们在未来五年、十年、十五年当中能不能真正把经济系数降下来,其实是考量社会发展进步,首先是社会保障体系是不是起到了重要作用一个突出的指标。

 在社会保障特别是养老保险体系建设里,还是要坚持公平优先的理念,不要再重蹈多年以前把所谓效率优先原则也引到社会保障系统里的误区,同时要强化公平规则的设计和执行,特别是“十四五”期间养老保险统筹,完善社会保险公共服务体系,这是两个有力的条件,要抓这两个有力条件更加注重公平性的设计和执行。

 第四个定语是讲可持续,说到可持续当然不可避免会讨论到人口压力,刚才克用搞了一个更长期的图,我主要是从什么角度来给大家展示呢?一方面底下红的柱是60岁以上人口在增加,在过去14年、15年,更重要是灰色曲线是劳动力人口在减少,比值在下降,就绝对数而言2013年到了顶峰10亿,接着慢慢下降了,比重是2010年就到了顶峰,然后就下降了,2015年有个陡降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一下比值就降下来了,现在只有64%,所谓15—59岁人口占整个人口的比重降下来了,这是大家比较关注的。

 从我们体制内来看,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参保人数、领取人数都在增加,但是抚养比越来越恶化,从3.1:1降到2.65:1,2.65个人养一个退休人员,是这么一个比重。

 再看基金,基金总收入和总支出每年都在增加,这条灰色的线是基金结余,我都讲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结余在去年年底达到顶峰54000多亿,今年一下就下降了,我没有列出数,因为今年还没有完。下降原因是两个,第一是大规模、大幅度的降费率,第二是今年疫情期间,全年实行了减免缓的政策,少收了10000多亿,如果加上10000多亿肯定是正增长的,但这也是大局的需要。

 所以从这些情况来看,可持续的问题确实是值得关注,但是我也想跟大家分享的观点有几个,一是我们要正确看待老龄化的趋势,对我们国家来讲当然有它的严峻性,一世界上从来没有这么大规模,二世界上从来没有这么快的速度,这是我们面对的难题,另外我们起始时间也早,但是也要看到这里边还是有机遇的。老龄化人寿年丰是我们多年的理想和追求,现在人的寿命延长了为什么又不高兴了呢?对这件事应该有忧患意识,特别是学界要掌握一个平衡,还要讲它的机遇,否则所有人都说我们应该忧患,成天忧心忡忡,从决策到老百姓(67.880, -3.33, -4.68%)全部忧心忡忡,其实不是这样的情况,有很多机遇,而且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之一。

 实际上还有一个观点分享是老龄标准是可变的,并不是说60岁,我刚刚前面是用了16—60岁作为劳动年龄人口,但是这个标准是工业化的产物,现在是信息社会了,实际上劳动能力、劳动年龄应该大大提升和延长。如果要用更客观标准来看,实际上老龄化也是一个客观评估的状态。

 现在所有老龄化国家都是发达国家,而且所有发达国家几乎都进入到老龄化了,我们是按照这个轨迹运行的,难道希望我们永远是非老龄化不发达国家吗?所有发达国家解决老龄问题的时候,虽然有各种各样技术性的问题需要矛盾、需要解决,没有一个说发不出养老金的,所谓发不出养老金预期是为做参量调整做前期研究,是提出预警,所以对这件事要有正确认知,在经济增长而且增长幅度超过人口老龄化速率经济体系里边,是不可能有发不出养老金问题的,唯一问题或者问题实质在于在增长财富当中待计分配结构怎么样是合理的,老年人得到多少、中青年得到多少、少年儿童得到多少,才有利于社会可持续、有活力的发展,问题最根子是在这儿。

 当然,讲到制度本身也有可持续的问题,我这里列出的图想说明2000年的时候不到亿三60岁人口,当时人均GDP是7900多块钱,十九年以后确实60岁人口将近增长了一倍,但是人均GDP到7万多,这19年不能光说老龄化人口速度快,我们要看财富增长快得多,老年人穷了吗?没有,老年人更富了,所以这是我列出企业职工养老金增长情形图,从670多块钱到2600块,这是2004年,这是大趋势。

 制度内还是要增加增收节支的措施,归结起来两条图就是增收、节支,全国统筹,延续退休年龄等等都是措施。还有管理上措施,抑制提前退休、防止跑冒滴漏全部是非常实在的措施。待遇水平和经济社会发展相应也是加以调控相应措施,右边列的表无非想说明如何正确评价替代率,来考量待遇水平调整速率和幅度。

 当然还要进一步扩大收支资金筹资渠道,这三个饼为了给大家做参考,现在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筹资里14%点几是财政补贴,机关事业里将近33%是财政补贴,居民养老保险就是红的这块将近70%是财政补贴,但是我们现在讨论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如何可持续,那两个都不说如何可持续,为什么留给大家思考一下。

 《社会保险法》规定职工养老保险是单位个人供款,然后资金不足财政补助,是三条主要渠道,三条渠道都要扩展才能保持可持续性。

 最后一个定语我不讲了,留给大家说了,大家可以看到已经形成共识是我们一支独大,二三支柱发育迟缓,对第二支柱的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特别是职业年金几年发展给企业年金如何提速创造了很多经验,而第三支柱据我所知有关部门已经形成了高度共识,有可能在良好设计和管理下迎来一个新的爆发期,这是我们所期待的,我就不多讲了。

 最后向大家表示感谢,也期待着和大家共同努力,面对全民来启迪养老保障意识,推动养老保险法制化进程,谢谢各位!


上一篇:贾康:积极推进养老金第一支柱全社会统筹机制建设

下一篇:金维刚:在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成立五周年年会上的致辞

<<  返回列表

扫码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