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融50人论坛欢迎您的访问!

中文  |  ENGLISH

专家观点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观点 > 专家观点

保险学会唐霁松:提升养老基金权益投资比重 重视资产配置的作用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20-09-03  阅读次数:   次

      8月22日,“资产管理助力中国养老财富储备研讨会暨中国养老金融调查报告(2020)发布会”在沪召开,此次研讨会由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主办、汇添富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承办。

      研讨会上,中国社会保险学会副会长唐霁松发表主题演讲,和与会嘉宾分享了对未来资本市场判断和养老资金投资管理的思考,指出今后一个时期养老基金投资管理的发展方向,一是提升权益投资配置比例,进一步拓宽投资范围。二是不断丰富养老金融产品,满足不同性质养老资产的投资需求。三是要更加重视资产配置的作用,在适当承担风险的同时,提升养老财富的长期收益率。

唐霁松.jpeg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尊敬的来宾大家上午好,我们在20年前讨论养老金投资问题或者讨论养老金融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个时候跟现在有很大的差别。今天几乎所有的群体都已纳入到社会保障的范围,我们养老生活退休后的生活,要靠国家的基本养老保险,也靠第二、第三支柱,今天我们在座的都是业内人士,讨论这个话题非常有意义。

      有这三方面的认识向大家分享,第一大方面,我们还是要高度的评价我国养老保险投资管理取得的成效。国家养老保险基金市场化的投资管理从无到有,目前已经涉及银行、保险、基金、证券等多个金融行业,基金包括基本养老保险企业年金、职业年金等,基金和产品广泛涵盖了各类的资产投资,政策点多,资金面广,运作复杂,所有资金拼图都是近几年内完成的。养老产品规模不断增长,前景看好,养老保险资金储备中的权责日益清晰,市场化运营机制逐步形成,无论是基本养老、企业年金、职业年金还有个人储蓄养老投资,都明确个人缴费责任和投资收益分享权利,特别要指出个人账户制,不断规范有利于分散资金产品投资相关服务等数据和信息集中分析和监管,有利于国家税收优惠的落地,更有助于未来支柱资金的转移和协调发展,市场化运营中形成相互制约相互推动共同发展的机制,提升运营效率、安全,及收益,并且养老基金投资范围逐步扩大,资产配置逐步显现,通过多元化资产的组合构建,大幅度降低了波动性提升了投资收益的稳定性和中长期回报。

      第二大点,我们要客观认识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中不足和问题。近期,比较突出的问题存在四个方面,第一,现行年金投资政策监管水平不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随着我国的市场不断成熟,新的投资产品、投资工具不断丰富,现有投资年金政策显得过于单一、保守。比如,职业年金突然出现一万亿的规模,市场存在一定程度上好的产品投资资产荒,出现供需矛盾。比如说规定的投资权益类产品的比例,虽然在实践中鲜有达到,实际还是有积极的导向信号,部分投资子产品要求和估值方式,向私募公司债、非公开定向债实践监管政策不清晰,该明确的风险没有明确。随着投资环境的日益复杂,尤其今年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全球资本市场不确定性增加,养老金投资组合中缺少对冲风险的资产和工具。第一、二支柱的投资范围政策调整机制不能与瞬息万变的资本市场适应,第三支柱的投资范围也尚未正式明确。第二,一些专业的投资机构没有树立长期投资理念,对资产配置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导致在2011年投资负收益出现后,养老投资加大对存款信托债券计划配置比例,另一方面进一步加大投资比例,围绕10%上下波动,目前养老基金的资产配置仍然是非常典型的绝对收益策略,以存款和非标作为安全垫,主动投资以债券为主,部分股票增强收益弹性,所以投资的收益非常有限。第三,相关政策比较分散,统筹性不够,税优政策作用有限。目前,我认为仍缺乏从财政税收与构建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角度,统筹出台相关政策和调整政策,需要我们认真考虑的是基本养老保险的缴费率偏高,压缩了第二、三支柱的缴费空间。参加基本养老保险成为参加年金的前提条件。某种程度上也限制了自由职业者进行养老储备的可能性,第二、三支柱之间的免税额度没有共享等,这些免税抵税的政策显得滞后。第四,代理人、委托人片面追求短期稳健收益,对投资管理人的评价考核不科学。政府部门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代理人也包括委托人、受托人都应该回到理性的长期投资获得高收益的观念和理念当中,并形成社会的共识与良好的氛围。现在氛围不强,导致有些机构也不敢贸然行动。

      第三大点,我国未来资本市场判断和养老资金投资管理的思考。基于未来资本市场,有这样几个基本判断。第一,直接融资比例提升,资本市场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日益突显。第二,新经济的占比逐步提升,以股权为主一、二级市场联动不断增强。第三,随着金融产品多样化,未来二级市场波动性会逐步降低。

对今后一个时期养老基金投资管理的发展方向,有这样几点。第一,应该提升权益投资配置比例,进一步拓宽投资范围。具体应该进行放开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投资范围,包括港股股指期货,进一步开放年金基金对股权的投资。第二,不断丰富养老金融产品,满足不同性质养老资产的投资需求,比如说要允许或者进一步明确将同业存单永续债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资产知识债券、票据、国债期货等金融产品以及不动产债权投资计划纳入投资范围,通过不同类别的资产组合方式进行产品创新,结合投资者的资金需要开放不同期限不同风险偏好,不同资产配置策略的养老金融产品,真正契合养老投资的需求。另外,随着养老产品的多样化,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应该鼓励和逐步放开个人投资选择权,实现风险偏好分层,分离并逐步稳定其中长期投资,长期资金,实施匹配长期稳定的战略配置策略。第三,要更加重视资产配置的作用,在适当承担风险的同时,提升养老财富的长期收益率。从长期看,资产配置对养老金的收益和风险水平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只有通过资产配置才能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实现投资和较好的收益目标。政府的主管部门应该在定期公布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资产规模和收益率的基础上,公布资产配置情况,引导金融机构理性对待资产配置的变化,进一步发挥政府部门在宏观政策解读、资产资源配置流动性管理等方面的重要作用,规范对受托人投管人的考核评价机制。

      总之,让我们共同努力充分发挥资产配置在养老金长期投资收益方面的积极作用,发挥好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等诸多方面的作用,增强合力,从而更好的促进中国养老金融的发展惠及大众,谢谢大家。

下一篇: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养老投资与绿色投资ESG的关系

<<  返回列表

扫码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