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融50人论坛欢迎您的访问!

中文  |  ENGLISH

专家观点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观点 > 专家观点

党俊武:后疫情时代老龄产业的未来走势

来源:CAFF50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20-04-28  阅读次数:   次

      2020年初以来,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国乃至全世界各行各业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养老产业(尤其是养老机构)发展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在此背景下,为了更加深入地探讨后疫情时代养老产业发展面临的问题及未来发展趋势,4月26日,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邀请了政府部门、学界、业界嘉宾共议养老产业发展大计,召开了一场主题为“后疫情时代的养老产业发展趋势与走向”的在线专家研讨会。

      绿康医养集团董事长卓永岳先生,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先生,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建信养老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首任总裁冯丽英女士,慧佳投资主要创始人、董事长韩铭珊先生等四位专家出席会议并作了精彩演讲。此外,还有来自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专家学者、业界精英以及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特邀成员和研究员共70余人在线与会。

以下是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先生演讲全文:

      董老师好!50人论坛的新老朋友,大家早上好!刚才听了绿康的卓总讲了以后,我觉得有很多信息量,最突出的有一条给我的感受就是,要重新界定医养结合机构,也就是这次疫情出现以后,大多感染者都有基础性疾病。如果我们今后的医养结合机构对基础性疾病没有办法,这样的医养结合机构就不是真正的医养结合机构,急性病的处理也要有所应对。自己做不到,战略合作也需要有所安排。这是一个更深入的问题我们进一步探讨。

      今天我讲的题目是“后疫情时代老龄产业的未来走势”。按理来讲,如果没有这次疫情的话,现在我们正在研究制定下一步,也就是下一个五年中国老龄事业、老龄产业的“十四五”规划。至少要考虑五年,甚至是两个15年的需求。但是,这次疫情的全球爆发是一个非常大的改变。需要我们重新考量。结合这次疫情,我有很多想法需要和大家交流。

      回想2003年的SARS,后来的H1N1,接着是埃博拉,还有这次的新冠病毒疫情,还有比尔盖茨曾经讲过,21世纪的挑战可能是生物学的,当时他演讲时展示的病毒图标就是目前新冠病毒的大体形态,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过去讲,21世纪是生物学的世纪,看来,今天需要重新认识21世纪了,需要重新认识这个生物学世纪了。根据董老师的要求,今天我主要讲三个问题。

      第一个是对疫情的认识,第二个是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对经济产业的影响,第三个是未来中国老龄产业的走势。

      首先讲第一个问题,正像董老师开场讲的,全球疫情现在正在进行当中,什么时候结束,目前还不确定。根据这么一个情况,我有两个要谈的,首先第一要有个总的判断,这次疫情对于养老机构运营的影响、对于养老服务产业的影响、对于老龄产业的影响、对于宏观经济的影响、对于全球经济的影响,现在有很多分析,这些分析都非常重要,但是我想,可能还真的需要再深入一步研究。我认为,这次疫情的全球爆发,可以讲是近600年以来史上牵动度最大、影响力也是最远最深的一次重大的人类事件。我们可以回想,几百年年前欧洲的黑死病,也就是1348年到1352年欧洲的黑死病影响非常大,那次疫情爆发之后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大体上产生了三个运动。第一个是宗教改革,第二是文艺复兴,第三是启蒙运动。最重要的是另外两个,一个就是法国大革命,再一个就是工业革命。黑死病让人们认识到以往的文明模式也就是中世纪神学统治下的整个发展模式日薄西山。

      这次疫情的爆发怎么认识它,我认为要放到近600年的历史长河当中和未来发展的前景中来认识。总的判断是:这次疫情的全球爆发将会改变近600年来形成的、以欧美为代表的现代化文明发展的模式的破产上来认识。具体的情况有很多东西需要研究,比如疫情从技术层面它来源在哪里,怎么样传播的,从医疗技术上的影响是什么。这是医疗科学要进一步讨论的问题。我关注的主要是它对于人类发展的影响,这里面涉及到很多的问题,我觉得这里面最大的问题就是,虽然死亡率、死亡规模和黑死病没法比。黑死病在欧洲死了2500万,欧洲以外死了2500万,大概是五千万人,这次没有死那么多人,但是它的影响超过了黑死病。因为那个时候第一轮全球化还在酝酿当中。当然,这次疫情现在的进展和未来的走势还有很多事情搞不清楚,但总的判断有一个,我们要从重新检视整个欧美文明发展运行的前途命运这么一个高度去认识它。和黑死病一样,这次疫情的全球爆发让我们感到欧美文明发展模式及其应对体系几近破产。至于具体的结论还需要时间,还需要很多证据。不过,从圣西门到马克思再到斯宾格勒以至汤因比等伟大思想家以来,西方文明的种种弊端在这次疫情中是一次系统性运演。跟随这些思想家,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总的判断:需要重新思考人类文明的发展模式,谋求新的理想目标。

      这次疫情提出来的问题很多,但最高问题是文明的发展模式问题。比如刚才董老师、卓总谈到的国外一些养老院里进行选择性治疗,为了年轻人放弃对老年人的治疗。我认为这是非常重大的一个事件,绝不是一个道德层面的问题。人类文明经过近600年的发展特别是工业革命的快速发展,结果和原始社会一样,不得不在年轻人和老年人之间作出生死抉择。这不能不让我们对西方文明及其发展模式的底线、能量和价值取向产生否定性怀疑。至少这是中国文化所绝不能容忍的。现在,一位外国专家讲,现在死亡的人里有不少是本来有基础性疾病、基本上快到死亡的时间了。所以,他们现在因为疫情的影响死了。我觉得这些问题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疫情暴露出来的问题欧洲和美国应对疫情表现出来的应对的模式,以及背后的治理体系的问题。我们说打仗打的是钱粮,实际上打仗打的是整体的应对方式。我们应对疫情实际上就是一个国家或者各个国家应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整个治理体系的问题。我的看法,西方文明孕育出来的治理体系行不行这是问题的一方面,更重要的问题是背后的文化和文明发展模式。所以,中国之所以能应对得当,这里还有更多的东西要探讨,不光是现在我们治理体系有它的优势,文化上也有我们的优势。这是我讲的第一个问题。

      今后,无论疫情究竟如何发展,有三个趋势值得考虑:一个是这次疫情之后会产生新的思想和观念革命,到底怎么样去认识这次疫情提出来的全方位的挑战,实际上大家认识到,不是要对老年性选择性死亡对不对的问题,而是将来大家都要活得很长寿,都要活到80、90以上,如果面临这样的情况,陷入不得不选择性地死亡,那这个我觉得是我们怎么样长远发展的问题。所以,对思想层面的影响值得我们思考。二是这次疫情爆发也会对我们的经济产业产生一次深刻的革命,我们所说的经济到底应该如何发展?三是我们今后文明的发展模式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不仅仅是养老院怎么样设计,我们全生命的制度安排到底怎么设计,这涉及到方方面面。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想讲一讲这次疫情全球的大流行对于经济产业的影响,主要讲四个关键词:第一个关键词是“总的判断”。这次疫情爆发意味着整个经济产业结构需要大调整。实际上在此之前也在大调整。比如美国要把制造业召回,等等,这只是一些具体的。包括中国也讨论了很多,我们这些年一直都在讨论经济产业结构要转变,需要调整。但总的来说,向哪里调?疫情全球爆发以后,给我们非常大的一个启发,我们的经济产业结构到底调向哪里,到底经济产业发展什么样的经济,发展什么样的产业。这是提出了一个往哪里发展的问题,有所明确,但还不是完全明确了,这是一个总的判断。

      第二个关键词是“警戒线”。这次疫情爆发提供了一个经济产业发展的警戒线的问题,就是刚才董老师讲到的,卓总也谈到的,我们不能再重复,中国没出现这个情况,欧洲出现这个情况,美国出现这个情况,不能重复最后对老年人进行选择性治疗这么个悲剧性状况。严格分析起来,医疗技术的应对,在应对疫情的发生上,应该说欧美先进的医疗技术应该是能做到的,但是这次看非常遗憾的是他们没有做到。所以,我们常说一句话“非不能也,实难为也”,他们为什么做不到?这是背后要思考的一个问题,经济产业今后发展的方向不是你有多少的产值,有多少的成本,多大的利润,而是要有个警戒线,特别是在老龄社会的背景下,要以保住生命价值这个非常重要的警戒线,绝不能最后进行选择性的治疗。否则,我们所有人都会对未来产生极大的恐怖!未来就成为没有未来,还发展什么经济产业!?

      第三个关键词是“生命经济”。今后的经济产业究竟该往哪里调整,已经比较明确,但还不是完全明确。其中有两条,首先第一个,今后的经济产业应该生命经济和生命产业,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具体来说就是全生命的经济产业。过去我们讲产业的时候主要讲的是从供给角度谈的,从金融,从制造业,从方方面面谈,今后的经济应该是一个新的经济叫人本经济,也就是全生命的经济。从供给角度来讲,你和全生命和人类生命的关系到底是什么,这个要处理清楚。否则,你发展的所谓经济产业只是你供给方的经济,脱离需求。实际上,这也是目前老龄经济、老龄产业发展缓慢的总根源。

      第四个关键词是“老龄经济总趋势”,今后经济产业的发展趋势大体上有这么几个,从老龄产业的角度或者从老龄经济的角度,或者从老龄社会的角度,从长寿社会的角度来讲有四个趋势。一是老龄社会或者长寿社会的趋势不可逆转。有的人讲疫情爆发死了好多老人,过去认为主要是慢性病的问题、也就是疾病谱要重新认识,这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这次疫情的发生虽然现在还没有完结。但我的判断是:老龄社会和长寿社会的趋势不会因为新冠疫情而改变。否则,未来是恐怖的!这是未来发展经济产业的人士第一个要关注的趋势。

      二是刚才我已经谈到了,经济要转向生命经济、产业也要转向生命产业。三是花大气力发展面向老年人提供产品和服务的方方面面的产业。四是更重要的趋势,也就是董老师倡导的,为老年期做准备的这块,也就是年轻人口怎么为老年期做准备。这里面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董老师一直在推第三支柱就是为老年期做准备。这是准备经济。

      最后一个问题,我想谈谈疫情对今后整个中国老龄产业的影响,或者老龄产业的走向问题。刚才卓总讲到,目前遇到的挑战非常严峻,但是我们换个角度来讲,这次疫情的爆发实际上给老龄产业的发展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遇。我觉得还需要强调的一个问题,我们今后除了养老之外,还要更多的讲老龄产业。因为除了十九大报告在讲老龄产业这个新概念,发改委现在也在制定“十四五”的老龄事业和产业的规划,不光老年人那一点事儿,我顺便强调一下。未来的老龄产业后疫情时代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这个也是我们刚才说的,我们现在正在积极研究制定“十四五”老龄产业规划,包括我们研究的老龄产业中长期规划的重大课题,其中要考虑未来的走向问题。

      首先,老龄金融问题。这是我们50人论坛的核心命题,怎么从金融角度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这里面最主要的问题,无非就是两个问题,第一个是筹资的问题,第二是投资的问题。这个问题从筹资的角度来讲,怎么在年轻的时候为老年期进行筹资。第二个更重要的问题是怎么投资,这是一个更大更难的问题。将来我们的老龄金融体量越来越大,但是和实体经济结合不好就会出大乱子。如果再遇到疫情,那可能会出现更大的问题。这次尤其是美国不爱储蓄的国家出现的问题就是,隔离十几天是可以的,但是时间再长受不了,没有收入,兜里没有500美元,这怎么办?所以,老龄金融到底怎么发展,这也提出了非常深刻的挑战。中国可以不担心,我们是一个储蓄的民族,但是这也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到底我们兜里的现钱应该放多少,应该存多少,把多少放到老龄金融里是不能动的,我们手边能用的是多少。银行业的发展还真得要重新再认识,不是简单的今后银行不能主导的问题了,银行的新的重要作用如何定位。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趋势,老龄健康,问题很多,我不想多说,一个是健康的产业,第二个是医疗的产业。这两个还不太一样,健康主要是没有出问题的产业,第二医疗就是出了问题以后应该从医疗的基础上怎么去弄。第二块前景也是非常好的,不用多说,前期我们也做过很多的论证。这里面疫情爆发有一个值得强调的两个重点。第一,中医产业的发展到底应该怎么样,国家卫健委已经采取了很多的举措,下一步还有更大的举措。中国产业界发展中医产业应该怎么弄,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机遇,中医产业的国际化,这次疫情也出现了很多好的态势。比如中医在国外这次已经认识到了有这么一个东西。第二,急性病到底应该怎么弄,现在疾病不是简单的从急性病转向慢性病,今后急性病的爆发,21世纪是生物学的世纪,如果每十年来这么一下的话,今后会不会是个常态,这个除了要研究还要做这方面的准备,急性病我们刚才也谈到医养结合机构今后必须要准备的一个底线,医养结合机构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那你没办法发展。

      第三个问题,老龄制造业。以前我们也说过很多,疫情爆发出来以后,口罩、呼吸机这些东西,对老龄产业来说,还有很多制造业的东西没有,只是疫情期间口罩比较明显,但是背后还有很多制造业的产品在做支撑。我认识的做老龄用品的朋友在这次疫情过程中销售量比较喜人。不做老龄制造业,我们只能陪着老人笑,这是今后非常重要的方向。

      第四个问题,老龄服务,包括养老服务业,除了失能老人的医养结合这块的服务今后必须加强之外,更重要的问题,卓总也谈到,健康管理这方面的服务。但是,中医健康管理怎么操作,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

      第五,老龄宜居产业,刚才卓总谈到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原来的房子养老院的设计有问题,整体改造成本太大。这里面确实是,中国的房子基本上建得差不多了,除了新兴的养老机构你要建的时候可以重新做做文章,还有大量基础设施要改造的话也是非常好的一个机遇。这次国务院提到“旧改”,其中一个重要导向就是面向老龄社会的需要进行改造。今后在城市化和再城市化过程中,这是一个大产业。

      最后,老龄文化产业,我不多说了。

      老年期是人生的收关期,关系所有人。以上这几大产业未来发展的态势,通过这次疫情我们可以看得更清楚了。原来我们都在强调老龄产业要大发展,一定要把这块做好。这次新冠疫情的全球爆发、尤其是欧美国家出现对老年人进行选择性治疗给全人类提了一个大醒。怎么样应对老龄社会,怎么应对那么多的老年人的到来,尤其在公共疫情出现以后到底应该怎么去应对,总体上来讲,它不光是怎么应对老年人的问题,主要的问题是怎么样应对老龄社会的问题。对于应对老龄社会,过去我们只是一般性的强调它的重要性,疫情爆发对于应对老龄社会的紧迫性是一个强心剂。开车的人都知道,倒档是所有档位里力气最大的,这次疫情实际是大倒档,对老龄产业的发展来讲,疫情的爆发推动力更大。所以,我觉得对于未来大家都要活得很长寿的情况下,我们到底应该从经济产业,特别是老龄产业上怎么样准备,怎么样应对,我们以前做过一个测算,发展到高峰的时候,大体上是一百万亿,考虑到准备经济这一块,现在看来数据是低估了。我觉得应该从全方位的角度来认识的话,如果把老龄社会到来我们重新设计,重新塑造新的文明发展模式,在这个大框架下来设计老龄产业的话,它带来的前景比我们想象得都要大。

      黑死病之后产生了宗教改革运动,文艺复兴,以及启蒙运动,之后产生了法国大革命,之后是波澜壮阔的工业革命。对于法国大革命,黑格尔有一个评价,认为“法国大革命是一次壮丽的日出”。这次疫情的爆发对于人类应对老龄社会来讲,西方以“物本经济”“资本经济”为核心的经济将走向衰落,而“老龄经济”这种“生命经济”“人本经济”将成为支撑老龄社会和长寿社会的根本支撑,人类将迎来一场深刻的老龄经济革命。过去我们一直在讲老龄产业的曙光。那么,此次疫情全球爆发之后,老龄产业将伴随老龄经济的革命迎来迎来壮丽的日出。

      最后,我们现在正在研究制定《老龄产业发展的中长期规划》和“十四”五老龄事业和老龄产业的规划,希望大家共同探讨。

      谢谢!

上一篇:冯丽英:后疫情时代养老机构发展的思考

下一篇:卓永岳:冠疫情对医养结合养老机构运营的影响和未来发展的思考

<<  返回列表

扫码二维码